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1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故事,會不會就在此刻告一段落呢。我預料到的結局現實多了,不幸的是,觀眾永遠只是觀眾,哭了笑了,都可以瞬間開始,瞬間結束。 <我要過多久才能好呢>。往事重演,我還在鬧著,一遍一遍,像極了耳機裡循環播放的那首歌。加倍對自己狠,不和 對別人就和善 對等。別讓 對自己的寬容 ,成為最終一再原諒自己的理由。 我想找尋真正的自己。我想剪掉長髮。我想穿上肥肥大大的體恤。我想在下雨的時候光著腳丫踩水花。我想在下一個燈節再玩一次捉迷藏。我想走路的時候還能不顧別人的眼光,邊走邊跳。我想給自己定一個明明確確的目標。我想 我想的 ,我都能有勇氣完成。 我看錯了自己,這麼長時間以來,輕而易舉地。所以我想放棄一些 長期以來讓我有恃無恐的東西 。誰記得以前的我,和現在的我,誰會微笑著陪著未來的我。 不是誰都可以,都會記得你的電話號碼。不是誰都會,都願意為你精心準備著什麼。不是誰都願意,都捨得把時間留給你。若不是你太重要,若不是你太 被在意 。 我知道黑暗的力量依舊強大。但是我不知道,一直想看日出夕落的你,是否能夠承受沒有人陪伴的孤單。小時候,喜歡跟著月亮走。長大後,希望月亮別走,我走。 默默想過去,不需要人心疼。我一直相信,那個叫瀝川的男人,可以給小秋幸福,儘管一半的力量需要支持自己,不讓自己倒下。 有的人,會在自己想要爭取的人面前勇敢。而有的人,只會在自己拚命想要逃離的人面前勇敢。我知道,有一個人屬於後者。 大道理講多了,我累了。給我講講小故事,有關幸福的。 陪我散步,我會告訴你,你想知道的所有。

| 9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一江春水    作者 塗湘奇(塗相奇) 夜深人更靜, 獨自遊走,月如鉤。 幾聲犬吠,幾絲楊柳。 東風起,單衣薄, 三更寒,天欲曉, 恨恨恨!一江春水, 洗不盡憂愁, 流不到她心頭…… (塗湘奇作於浙江甌江龍灣QQ407973408)

| 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人生如夢,只希望一切靜好,只希望一切都歸於平靜,只希望一切如原來所想的那樣。 ——煙雨心語 一 歲月匆匆,不曾停止追逐的腳步,有一顆奔跑的心,就像那離弦的箭,只有靶心才是它最嚮往的歸宿。 喜歡聽鄭智化的《水手》,《水手》中的一句歌詞讓我現在還記憶猶新,“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,擦乾淚不要怕至少我們還有夢。”在每個人的心裡都有自己的夢,而且追逐著自己的夢。 歲月輪迴,繁華殆盡,不變的仍是自己那顆不服輸的心?人生苦短,真正能做的是什麼?人在塵世,事事難料,世事無常,人生恍如夢。 二 靜謐的夜裡想起了柳永的詩“寒蟬淒切,對長亭晚,驟雨初歇。都門帳飲無緒,方留戀處,蘭舟催發。執手相看淚眼,竟無語凝噎。念去去、千里煙波,暮靄沈沈楚天闊。多情自古傷離別,更那堪、冷落清秋節。今宵酒醒何處?楊柳岸、曉風殘月。此去經年,應是良辰好景虛設。便縱有、千種風情,更與何人說?”讀罷此詩句,此時的心情向誰訴說,是對星月訴說自己的心聲?還是自己在心裡默默地訴說自己的苦悶。 秋將盡,迷眼看落花,流年寂靜,經年舊事在記憶裡,夢裡花開曾經,夢裡飛過萬里無雲,經年舊事在記憶裡,夢裡花開曾經,夢裡飛過萬里烏雲。花謝花滿地,拈花微笑,采一池春水,在酒中求醉的人生。 水隔天涯,滿樹含香,心有幾許,心似蓮花開,花開花落,雲聚雲散。過眼煙雲,一片浮萍在水中央,激起漣漪無數。 三 有人說人生是痛苦,因為痛苦過後你才能把痛苦化作前進的動力,人往往在遭受到痛苦折磨的時候,才懂得人生真諦。 在陽光明媚的日子裡,只要求以後無論幹什麼事情都要瞄準靶心,能瞄準靶心的方向前進。 時光就不會再有黯淡的顏色,時光如動聽的音符把心兒打開,時光如悠揚的韻律悠遠。時光匆匆,拾起一片種子,點燃心裡的希望,讓希望之花永遠在心裡綻放。 曾經的已經過去,面向的是充滿荊棘而坎坷的路,曾經已經過去,就讓往事隨風而逝,讓往事成雲煙。用淡定的心編織著自己的未來,用恬淡的心留下曾經的美好。 我在為未來鋪路,我在為未來搭橋,我對以後充滿了期待,有所期待的人生才是美好的人生。路是自己走出來的,相信未來會是一片碧藍的海。 無論世事怎樣變幻,無論怎麼滄桑多變,命運仍掌握在自己的手裡。面對紛繁複雜的人生,冷眼看世界,追逐自己的星辰。 四 如果你想摘下屬於自己的那顆星星,就要用力去摘,就會希望在握。我仍相信一句話,心若在,夢就在,夢隨心而留。 心若在,夢就在,因為有夢,就有希望,因為有希望,讓人生不再有缺憾,因為有夢,用心去書寫人生的篇章。 人生如夢,人生如戲,在舞台扮演著各種各樣的角色,走在人生的路上,現實的殘酷洗刷著心志,無論未來的路在何方,無論未來的路怎樣,都要勇敢面對。 時光短暫,人生似虛幻的夢,夢裡夢外都是真實的自己。人生當及時行樂,好好珍惜,把握現在。人生如夢,只希望一切靜好,只希望一切都歸於平靜,只希望一切如原來所想的那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