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9th Apr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再次來到海邊,心莫名的被牽引,震撼。剎那間,我被一種無形的力量包圍著,不想說話,不想觀望過往的人群,不想聽嘻嘻哈哈的笑聲和情侶們旁若無人的親吻聲。我只想靜靜看海,默默感受著湧自心頭的細微的點滴情懷。 一直以來,我怕海,拒絕海,討厭來自海的那種讓我不得喘息的海腥氣,再則是懼怕海的深邃和博大吞噬了渺小的我。不敢靠近海,是因為海有一種神奇的力量,會讓我不由自主地投入他的懷抱,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。如若真的如此,那我的靈魂豈不是會一直在無邊無際的大海之上漫無目的地飄蕩?那種孤寂和寒冷,讓我每每想起就會心生一種驚懼感。 今天,再次來到海邊,全然沒有了以往的那種時常讓我感到不安的想法,空氣中也沒有難聞的海腥氣。迎著海風,長舒了一口氣,清冽的海洋氣息吸入肺內,感覺沁人心脾,在吐故納新中感受到撲面而來的海風是那樣清新,心境也在瞬間變得寬廣;而我的思緒也隨著淺海區的小魚,自由自在地在海水中暢遊,心情也隨著魚兒搖曳成一朵絢爛的水中花。 久久地佇立,靜靜聆聽海浪拍打岸邊的巨響,不想眨眼,不忍心錯過那一朵朵浪花在快樂追逐的情景;不去理會海風吹亂了我的發,只是傻傻地眺望著湛藍的天空,凝視著一朵朵潔白的雲,海天連接,不由得讓我暗暗在想,飄逸的白雲是否厭倦了天空,要與海中的魚兒追逐,相互嬉戲? 一望無際的海,讓我的思緒飄揚,冷漠的情感在瞬間有了想抒發的慾望。 乾淨的海水在陽光的強烈映射下,閃爍著迷人的色彩。一會兒是清新的綠色,讓我想起那一湖碧水,波光粼粼;一會兒是幽邃的藍色,瞬間將綠色吞沒。神奇的顏色交替輝映,爭相顯示自己的魅力。 海水被風的威力驅動,接踵而來,一不小心就會被不經意湧來的浪頭打濕。鹹澀的海水打在身上,心裡卻會感覺甜甜的。海,帶給我的竟是這樣奇妙的感覺。迎著燦爛的陽光,在金色柔軟的沙灘上悠閒地漫步,還有什麼比這更能放鬆心情的呢?漫不經心,回頭看著留下的一串深淺不一的腳印,被爭相趕來的浪花淹沒。我微微一笑,張開臂膀,轉了好大的一個圈,仰天呼喊:海浪,你淹沒我的腳印,能抹平愛的痕跡?海風,你將我的呼喚納入你的巨大聲響中,能銷毀情的呢喃,心的傾訴? 海,你在風平浪靜的時候,就像是一位柔情似水的情人,深沉睿智的愛人,安靜的只想讓人甜甜地安眠;海,而你在狂怒的時候,又將是怎樣的讓人不寒而慄呢?你是殺手,能瞬間打斷巨輪的龍骨,埋葬生機,淹沒家園。你是給予者,又是破壞者。而我呢?我要做駕馭者,如剛剛掠過你的海平面,滿載而歸的海鷗,疾馳而過,只留給你一抹燦爛的笑顏。 我將身體全部的重量依托在岸邊的欄杆上,雙手托腮,與你做無聲的交流。突然,幾經海浪拍打,源自於深海中的無數次傳遞,我發現湧來的海水有些異樣,在陽光下能夠清晰地看到海面上有一層層顏色渾濁,濃稠而又有泡沫的油污。頓時,我的心頭升騰起另一種感情:海啊,我曾經一直以為你是強大而不可戰勝的。而此刻,作為人類中渺小而卑微的我,卻感覺到無所不能的人類是多麼偉大和人定勝天。不信,你看他們在你的懷抱中大肆掠奪、捕殺,連幼小的生命都不放過,成為他們視如己出的兒女的盤中餐,毫無愧意地將廢棄品、排泄物,發著惡臭的垃圾悉數投入你的懷抱。 而你,你又能說什麼呢?你的容納百川,你的深邃博大的包容情懷,能否讓那些強者的靈魂得以片刻的醒悟呢?而我,我又能說什麼呢?我應該為這些偉大的同類而自豪,為他們的聰明才智和懂得享受生活而驕傲嗎? 其實,我真的不想說,看到和感受到的一切,寧願將它深埋在心裡。可是,面對著你,讓我深深低下了頭。你的那一抹深藍,隱藏著多少的智慧與滄桑?我的心靈與你碰撞,引發了多少痛惜和感悟?你那被玷污卻依然保持純潔而高尚的心靈,讓我看到了貪婪的可恥;你那低沉而巨大的痛斥,震撼著我一直想遠離世事、自我屏蔽、企圖逃離而不敢正視污濁現象,不敢訴說,不敢吶喊的膽怯的心靈…… 當調皮可愛的兒子摟著我的脖子,快樂地喊著要去用餐的時候,才把我從深思中拉回來。我看了一下時間,與海獨處,做心與心的交流,也就是三十分鐘的時間。短暫的時間,卻讓我感覺彌足珍貴;轉瞬即逝的三十分鐘,只是在我的歲月長河裡,虛度了無數光陰中的一點點而已。然而,卻已經成為我的記憶銀行中為數不多的珍寶之一。 在燦爛的秋日裡,我們一家人驅車而來,目的不是為了看海,但是,我卻驚奇的發現,在不經意間已經轉換了角色,海的喧賓奪主,絲毫沒有讓我感覺到煩惱,反而慶幸與他有過一次美麗的邂逅。 海,我離你越來越遠了,只有心知道我離你越來越近了。你的陣陣有節奏的低音聲如鼓吟唱,一直迴響在耳畔;你的氣勢雄偉,永不知疲倦地前進,衝擊,始終浮現在我的眼前,在我的心海之上澎湃,激盪!…… 文章來源:楊姿颯爽的部落格 |Off the Runway | 柴靜·觀察 |Achenblog | 菡菡媽媽的BLOG |劉猛·狼牙一顆顆 | 朱威廉 |Where's Charlie? | 杜汝超的BLOG |李建軍 |